他们多次向县环保、海洋渔业等部门反映问题

2020-11-10 19:51

为了反映河水污染影响养鱼问题,他们多次向县环保、海洋渔业等部门反映问题,希望相关部门能够查处河道污染问题,但是至今没有相关部门过问此事。2月份,11户养鱼户与紫菜厂进行赔偿协商,在周庄村村干部的协调下,紫菜厂同意每个网箱每年赔偿50元的经济损失,并签订了赔偿协议,可是至今紫菜厂就是迟迟不兑现赔偿款项。

崔必军介绍说,紫菜加工厂排放的污水也对在车轴河河道内进行网箱养鱼的11户养鱼户造成了影响,自紫菜加工厂投产以来,每年网箱养鱼都会出现大量死鱼现象。最近几天,河道网箱里的淡水鱼不断死亡。2月份,11户养鱼户经过与紫菜加工厂协商,达成了赔偿协议,紫菜加工厂同意每个网箱赔偿50元的经济损失,可是至今也未兑现赔偿款项。他和网箱养鱼户多次向县环保、海洋渔业等部门反映问题,至今无人过问,每次环保部门来人取样调查后就没有了检查结果。

随后,记者在养鱼户薛根从等人的带领下来到了车轴河网箱养鱼现场。记者看到,河道里布满了养鱼使用的网箱,网箱里的水面上都漂浮着白色物体,靠近一看才发现是死鱼。薛根从告诉记者,紫菜加工厂是4年前县海洋与渔业局引进的招商企业,自从紫菜厂投产以来,河道的网箱养鱼就遭到了灭顶之灾,每年都会出现大量死鱼,每家都要损失好几万元,11户养鱼户以前都是灌云县渔业社的渔民,长期靠在车轴河养鱼为业,虽然每年网箱养鱼都会受到经济损失,但是他们都年龄大了,也不能外出打工,只想靠网箱养鱼赚点钱供家庭开支。没想到,紫菜厂投产以后,网箱养鱼的损失越来越大了。

灌云县圩丰镇周庄村四组村民崔必军反映,去年10月份,他从邻村东山村流转承包了220余亩耕地打算搞家庭农场,水稻收割后,他家购买了肥料等生产资料,开始翻耕土地进行小麦播种;谁知只播种了约50亩小麦,剩余的170多亩土地却被北边毗邻的五六家紫菜加工厂排放的污水淹没了,地里积水深达六七十厘米,由于很长一段时间土地的积水下不去,耽误了170余亩小麦的正常播种,造成170余亩土地荒废无法耕种。

4月8日上午,记者专程赶到圩丰镇周庄村进行实地调查。记者在崔必军及养鱼户的带领下来到了现场。记者在现场注意到,在周庄北村东西走向道路的南边,一字排开着五六家紫菜加工厂,紫菜加工厂南墙外面的地块就是崔必军承包的220亩耕地,地形呈三角形。记者从地块西头往东步行查看现场情况,地块中间被开挖出来一道东西走向的排水沟,排水沟里的上游水颜色呈现紫红色,下游的污水呈现乳白色。污水正在不断地从紫菜加工厂的排污口沿着东西走向的排水沟流走。在地块中间部位,如今也开挖了一条南北走向的排水沟,从东西走向排水沟流过来的污水经过此道排水沟,然后直排进入南边约200多米处的车轴河河道内。崔必军告诉记者,这条南北走向的排水沟原本是耕地生产配套建设的,前段时间,紫菜加工厂看他的承包地里的污水退不下去,特意雇来挖掘机及数名施工人员开挖疏浚了排水沟,现在五六家紫菜厂的污水都汇集到这条排水沟进入车轴河河道。

崔必军告诉记者,污水淹没耕地事情发生后,他曾找到相关的紫菜加工厂寻求经济损失赔偿,后来在周庄村村干部的协调下,紫菜加工厂答应赔偿50亩小麦地的青苗费等损失计7.8万元,并签订了赔偿协议也兑现了赔偿款,紫菜加工厂却不赔偿170余亩耕地无法耕种所造成的损失。崔必军说,最近几年紫菜加工厂的经济效益也不太好,他也不想故意讹诈紫菜加工厂的钱。因为他是以每亩550元的价格从东山村流转承包土地,每季耕种前都要把土地流转费用付给农民。去年小麦播种前,220余亩土地都撒了化肥,肥料费用及机耕费等费用近17万元,在处理损失赔偿时,他希望紫菜加工厂把当年的土地流转费用及17万元肥料等费用也一同赔偿了,可是紫菜加工厂始终不赔偿。最为严重的问题是,经过海水淹没以后,土地碱性大,至少五六年时间都无法恢复正常耕种。